韭葱扁葱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新资讯_启明星辰安全生产难保业绩安全

时间:2023-01-31 来源网站:韭葱扁葱财经网

启明星辰:安全生产难保业绩安全

启明星辰:安全生产难保业绩安全 更新时间:2010-9-17 7:07:34   公司调查系列: 公司业绩变!变!变!

姚振山:欢迎回到正在直播的交易时间,在今年上市的新股中,有三家公司一上市就亏损,在我们的新股业绩变!变!变!系列节目中,我们已经对前两家变脸公司,国联水产和联信永益进行了调查和探讨,今天我们的新股业绩变!变!变!节目,将走进最后一家一上市就亏损的公司,这家公司号称中国信息安全的领军企业,然而它的上市,似乎并没有带来业绩的保障,它上市11个交易日就预告亏损,在三家半年报亏损的次新股中,也是亏损数额最大的企业,它就是启明星辰,被网友称作“次新股亏损王”。

启明星辰:安全生产难保业绩安全

解说:作为资本市场的新军,中国信息安全的领军企业,今年6月23号,启明星辰成功登陆资本市场,然而仅仅过了11个交易日,公司就公布了中报预亏公告,在8月25号,启明星辰公布的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净利润亏损1454万元,每股亏损0.2元,成为今年上市次新股亏损王,对于主营信息安全的启明星辰来说,业绩安全却难以保障,对于这样的情况投资者又如何看待呢?

投资者:从普通股民来看的话,除了对心理上是有点影响,这个公司可能再去买我没有信心了,再介入的话,我长期持有可能没有信心。

投资者:对我投资决策没什么影响,因为一般的,我做的最多的就是中线,不超过3个月,所以亏损,也许是一个最好的买点。

解说:面对这份亏损的中报,有投资者看到了风险,也有投资者看到了机会,那么,究竟是什么导致了公司的亏损?为了进一步了解原因,以及公司当前的经营状况,记者拨通了公司董秘潘重予的电话。

潘重予:喂,你好。

同期:喂,潘总你好。我是中央电视台记者,你好,您之前不是说今天没有时间做采访,我想问一下下周可不可以呢?

潘重予:你说什么?

同期:我想问您一下下周可不可以过来做采访?

潘重予:下周算了吧。

同期:怎么呢?确实我们不少投资者很想看一下公司的。

潘重予:我们谢绝采访,谢了。

同期:为什么呢?

潘重予:没有什么为什么。

解说:尽管启明星辰断然拒绝了我们的采访要求,但记者还是来到了公司总部,希望了解更多的情况。

记者:我现在是在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软件园启明星辰的公司总部,这家上市半月既告亏损的公司,以行业和客户的特殊性为由,拒绝了我们的采访。

解说:面对记者的镜头,公司高管避而不见,只是安排了一位工作人员简单回答了记者的提问,在交谈中,这位工作人员透露,今年以来,公司的客户数量有所增加。

记者:今年的客户或者项目有什么变化吗?

启明星辰员工:今年感觉上半年,你也看到了,应该是比同期要增加了。

记者:收入增加了,但是成本也增加?

启明星辰员工:成本就是散的单子会比以前多。

解说:从启明星辰半年报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02亿元,同比增长40.55%。

姚振山:好,我们看到董秘是拒绝接受采访,而且很不礼貌的挂断了电话,对于这家公司,我们只能从别的角度来解读,下面来连线在上海演播室的,财经频道评论员叶檀,你好叶檀。

叶檀:你好振山。

姚振山:我们刚才看到一家刚刚上市的企业,业绩迅速变脸后,第一,不愿意公开澄清,另外就是在记者要求采访的时候,还是很不礼貌的挂断了我们的电话,这种情况在上市公司里面,据你的了解多不多?

叶檀:像这样的上市公司有,但是绝对不是多数,我想它还没有习惯自己公众公司的身份,而且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媒体,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公众。所以,我们只能通过它的一些数据来分析,但是这样的分析我想对于这家公司来说,显然是不利的,我想他们做出了一个非常不明智的举措,振山。

姚振山:对这种上市就变脸的公司,对于启明星辰来讲,具体的情况你是不是也做了一些了解?

叶檀:是的,这是一家,启明星辰这家企业其实是做信息安全,IT方面的一家企业,从这家企业来说,它现在面临的问题,因为它自己强调是一个季节性的因素,也就是说它帐款的期限是到年底,到中报的时候,恐怕这个业绩不会太好看,但是我们来看,事实上这家公司是有一定的问题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说,它的客户比较集中,如果说客户出现问题,对于这家企业是有严重的影响的,第二个问题是像这家企业,它其实五成以上的收益来自于税收优惠,如果一旦它的税收优惠出了问题,这家企业也会受影响,它唯一的核心竞争力到底在哪,现在还是模糊不清的,振山。

姚振山:好的,这是对这家公司具体情况的解读,刚才你也提到一个问题,就是说这个启明星辰还没有习惯于把自己变成一个公众性的公司,来接受投资者的监督,包括媒体的监督和质疑,你觉得,对于一些已经上市的上市公司来说,应该用一个怎样的态度?

叶檀:对于这些上市公司来说,我想它要习惯于面对公众,第一它要摆正自己的位置,第二要摆正自己的心态,因为我们知道这些上市公司都是公众公司,它应该对公众负责,对投资者负责,这样它如果以一个比较良好的心态跟投资者去沟通,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类似于启明星辰这样的公司,事实上它第一,它认为比如说通过央视这样的频道,事实上是一个很好的沟通渠道,但是他并不认为有这个必要来跟公众沟通,这个恐怕是有非常大的后患的,第二如果他面对央视是这样的态度,我并不认为它对于别的沟通渠道会有一个非常良好的心态,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他并不认为跟公众沟通是一个必要的事情,所以,像这样的公司,未来它到底会不会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到底会不会对投资者负责?甚至我们都表示一定的怀疑,振山。

姚振山:你觉得他们是不是缺乏一种真诚?因为在募股的时候,或者说需要增发的时候,我发现他们是很愿意和媒体,包括和投资者沟通的,但是遇到公司发生了一些问题的时候,就拒绝沟通,这里面是不是缺少真诚?

叶檀:这个确实是如此的,因为我们知道,其实它在上市之前,它是把上市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业绩来看的,所以它必须要跟各方沟通来取得共识,来推动自己的上市,但是一旦成功之后,因为对它的约束,对这样公司约束很少,然后投资者对于它也基本上处于一个缺乏救济渠道,无能为力的境地,对于它来说,它当然可以借此摆出一个比较傲慢的身段。

姚振山:好的,谢谢叶檀的评论,我想通过上面的节目,我们对启明星辰这家公司有了初步的了解,稍候请您继续关注记者的调查,交易时间,与交易同步。

公司调查

姚振山:欢迎回到交易时间,继续我们的公司调查,启明星辰上市11天就亏损,面对记者的镜头,公司高管虽然在回避,然而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在中期业绩亏损背后,这家公司隐藏了过多依靠大客户,过于依靠政府税收返还,毛利率下降,以及应收帐款逐年增加的隐忧。

解说:启明星辰作为一家为客户提供系列信息安全产品,安全管理平台和专业安全服务的公司,但它的半年报却没能保证自己的业绩安全,同样也没有保障投资者的投资安全。根据启明星辰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净利润亏损1454万元,然而根据启明星辰上市公告书,公司2007年至2009年,分别实现净利润3904万元,4735万元和5187万元,对于中期亏损的原因,公司说,主要是因为公司经营的季节性因素影响。

谢学焘:我觉得它是一个行业的特性,到了第四季度它能够实现利润,所以不能以中报的好坏,来看它企业的运营情况,而应该去看它整个的业务量,以及它行业的特性结合起来看,当然同时也要看它的管理水平,市场拓展能力。

解说:公司对于亏损原因一再强调产品销售具有季节性,造成中期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客户多选择年底结算,而启明星辰的招股说明书也显示,2007至2009年间,政府部门,电信行业和金融行业的客户销售占比平均值分别为39.31%,14.31%,11.93%,共占到其他全部销售收入的65.55%,这种客户结构,也造成了启明星辰在2007-2009年中,连续出现中报亏损,而年报盈利的情况。

张涛:这个呢一方面还是跟它的客户群体有关系,大量的依靠像政府,包括部委这样的订单,2007年,2008它业绩增长还比较好,是因为奥运会的经济给了它比较明显的拉动,很多奥运安防的采购留到启明,绿盟公司,包括其他的公司,管理的公司,东软,大家都受到比较好的拉动,这个增长周期过去之后,新的增长点在哪里?这两年目前没有能够跟奥运期间相比的这样一些投资。

解说:高端客户面临饱和,启明星辰产品将更为平民化,而研发投入成本不断攀升,技术转化风险断增大,与之相对应的是,占公司收入近90%的安全产品和安全服务的毛利率近三年分别为,70.69%,69.15%,68.72%和54.47%,67.43%,63.33%,呈现出一定的下降趋势。

谢学焘:它的利润率水平是有所下降的,这一点也看得出来,就是随着它的市场竞争加剧,它的收入水平,并没有保持它原来的增长率,它的毛利率也并没有得到同期的保持,这反映着市场的竞争。

解说:市场竞争激烈,毛利率下降,公司销售收入增长率也在不断下降,公司三年来销售增长率分别为33%,15%和11%,与之相反,公司应收帐款额度却持续增加,公司半年报显示,2010年中期应收帐款余额总共为1.65亿元,较去年末的1.48亿元又有所增加,尽管公司主要客户资讯良好,但一旦客户信用发生重大变化,或者公司采取的收款措施不利,也有发生坏账的风险存在。8

谢学焘:由于我们注意到它的客户其实大多数都是来自电信,金融,或者是一些国企,我们觉得在这一块来说,尽管它的应收帐款长期保持了70%的幅度,但是由于这些企业的信誉,应该是非常好的,在这块来说,我觉得它应收款的风险是可控的,因为大多数都是大企业,所以大企业可能到年底的时候,付款的能力肯定是保值的,短期方面来说,可能应收款占比比较高,可能对公司的现金流会形成一定的影响。

解说:除了客户多集中在政府等大型机构,公司的盈利质量也值得怀疑,根据启明星辰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2007年到2009年,利润总额分别为4289万元,5222万元和5707万元,但是增值税退税,所得税优惠,政府补助等营业外收入,则分别达到1621万元,2921万元,3777万元,占到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8%,56%和66%,并且呈现逐年递增之势。而从公司2010年中报利润构成看,如果扣除营业外收入等补贴返还,公司营业收入亏损高达3661万元,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次新股中报亏损王,公司在利润构成和业务模式上的缺陷,已经让这颗启明星不再耀眼。

谢学焘:我觉得这家公司最大的风险可能是来自于政策性的风险,因为它整个的收益当中,占到五成以上,从过去看到现在看,占到五成以上的收益是来自于增值税的退税,包括所得税的优惠,那么2010年年底,国家对于软件行业,对于系统集成行业的增值税优惠或者所得税优惠,一旦做出调整的话,这种调整都会反映到这家公司的年报上来,如果咱们说国家不再扶持了,那么至少我们往回看的话,这个企业在过去三年内的业绩,至少要砍掉一半。

解说:2414.11万,这是启明星辰2009年年报增值税退税的数额,这一数值占到公司2009年净利润的42%,而国务院2000年6月24号发布的,关于印发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业内简称18号文,也将于今年年底到期,该文件规定,对于销售企业自行开发生产的软件产品,2010年前,按17%的法定税率征收增值税,对实际税负超过3%的部分即证即退,那么18号文到期之后的政策前景如何呢?

安晖:新18号文应该是能有望在今年年底前出台,从具体的政策措施上来看,一个它是有望延续原先18号文里面,所得税等方面减免的政策,第二个,针对这些年来软件产业发展的趋势,特别是软件服务化趋势,对于这种服务业务,应该会有就是说更加针对性的,这种优惠政策出台。

解说:安晖,是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软件所所长,他们每年参与起草的中国信息安全产品市场研究报告,已经成为业内参考的标准,对于这个产业的前景,专家们则是一致看好。

安晖:近几年来,受信息网络技术快速发展,还有互联网迅速普及这样一个推动,网络安全产业它的发展,就是说得到了一个巨大的推动,这几年来,这个产业都实现了较快的增长,一直是保持在16%到17%之间,到2009年,我们国家网络安全产业,它的产值达到了82.17亿,增长是,增速达到17%。

张涛:互联网我们预计,如果顺利的话可能四到五年就会进入比较,就是我讲的从第一阶段到第二阶段,大概会四到五年时间完成,这个阶段一完成,就会有非常多的需求,对于启明也好,东软也好,对于绿盟也好,这个里面的商机非常大。

解说:一面是我国网络安全产业前景看好,一面是启明星辰面临的种种质疑,投资者的选择并不轻松,公开资料显示,启明星辰预计2010年1-9月份,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上年同期增长幅度为-15-15%之间,上年同期净利润为-1915万元,公司同时预计,年度业绩增减变动幅度小于30%。

姚振山:好,看完记者的调查,我们对于启明星辰公司业绩的构成,以及这个行业的发展,也有一些新的了解,我们再和叶檀来连线,叶檀,从刚才这个专家的分析来看,这个公司的基本情况可能是更加的明朗,你觉得它还存在哪些潜在的风险?

叶檀:我想对于这家企业来说,未来最大的风险就是,过上一年半载之后,它现在的中期业绩不好,它可以说是季节性因素,如果说连续的业绩不好,我想这家企业就面临着两个问题,第一个是成长性的问题,也就是说,因为这个行业竞争非常厉害,它在同业里的竞争力到底怎么样,我想未来就可以水落石出了。从现在它的利润率逐步下降来看,恐怕是存在着一定的问题。第二个最大的问题是,事实上是一个政策风险和税收风险的问题,因为我们知道,像这样的高科技企业,它其实都享受非常大的税收优惠,它其实是可以直接计算在它的业绩里头的,如果一旦这个税收的优惠取消之后,我想它的真相也就暴露出来了,它的成长性不佳,或者它的业绩主要是靠税收优惠这一块就显露出来了,它整个未来的所谓的高科技,所谓的成长性,所谓的想象空间,也就是所有的这些都不存在了,振山。

姚振山:好的,我们最近这个报道的这几家公司,有这样几个特点,第一个国联水产是创业板亏损的第一股,联信永益是两任董事长先后被拘,中报亏损,而启明星辰现在是次新股中报的亏损王,这三家公司,它对亏损的原因都有一个解释,就是你刚才提到的,说是经营的季节性原因,这个解释非常的一致,让我想起来在09年公布上市公司08年业绩的时候,很多公司亏损说是因为08年发生了金融危机,再往前,很多公司发生亏损,都说是因为南方的雪灾,包括水灾,都是一致性的解释,这种情况你怎么看?

叶檀:其实振山,我听了这个借口觉得有一点可笑,因为你知道,很多的,它当然像有的公司确实是有季节性关系的,但是它跟相同类的公司相比,恐怕它的借口完全是站不住脚的,我们知道像国联水产,它如果是跟同类的公司相比,事实上它的毛利率是比较低的,因为它上市在创业板上市,我们总是希望它是一个高成长的,或者有高科技的企业,如果说它的对虾,它的病毒或者细菌肆虐,那么我们就很难想象,这家企业确实是高科技吗?如果是高科技,它对于这样的细菌,或者它应该有一定的处置能力,但是现在我们并没有看到,而是说它上市8天就亏损,它跟同类公司比也好,它的高科技也好,我们都会对此表示一定的怀疑,至于你说的另外一家公司,就更加可笑,因为我们知道像联信永益这样的公司,其实我们主要质疑它的,并不是说你的季节性因素的问题,而是你的两任董事长,你的高管到底怎么了?如果你的高管一上市就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我们怎么能够相信你的数据是真的?怎么能够知道相信你的应急是真的,实际上是对这个公司诚信的一个非常严重的质疑,但是它显然是王顾左右而言,他告诉我们说这是季节性的因素,难道高管的诚信也是季节性的因素?这显然是说不通的,振山。

姚振山:好的,叶檀,在我们讨论启明星辰的时候,我告诉你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农行在经过20几天的2.68元守发行价,守了20几天之后,现在已经破发,现在最新价格是2.62元,稍候对这个现象也请你发表一下评论。我们继续关于启明星辰的讨论,这三家公司,来看它的承销商,启明星辰的承销商是中德证券,联信永益是华龙证券,国联水产是平安证券,保荐人在这个问题上,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叶檀:确实是的,现在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保荐人在保荐上市的之后,就觉得是大功告成,然后把所有的难题一股脑的交给投资者,自己就赚了佣金或者赚了钱就开路走人了,我想这个是对于很大的问题,因为它有一个持续督导期,但是你在这个督导的期间,它如果出现业绩变脸,我想是应该承担连带责任的,但是非常可惜的是,到现在为止,我们新的政策,尤其是对于创业板这一块,它保荐人的责任是可以放松的,这样对于增强保荐人的责任或者说对于增强这些中介公司的责任都是不利的,事实上如果是会计师事务所出据了假帐,如果是律师事务所出局虚假的证明,都应该负起连带责任来,保荐人尤其如此,你拿了那么多的钱,你保荐了一个公司上市之后,结果上市几天业绩就变脸,难道这样的保荐公司不应该受到追问吗?不应该受到这个责任的惩处吗?我觉得这方面恐怕是今后应该加强的地方,振山。

姚振山:好的,叶檀,我想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也是听了你的介绍,就是怎么看待IPO重启之后,到现在沪深两市上市不到一年的时间,有很多企业业绩变脸的现象?

叶檀:确实是这样,不管是中小板也好,尤其是创业板这一块业绩变脸比较多,上市之后,现在预计有两成左右的公司开始业绩变脸,当然我们有一定的心里准备说,因为创业板的公司它是高成长性,风险也比较大,这个是有心里准备的,但是,有些公司的变脸程度,比如说我们刚才说的那些公司,已经超过我们的心里承受的极限,因为它上市就开始变脸,而且是毫不犹豫的变脸,从现在来看,更加可怕的一件事情就是说它上市,包装上市了之后业绩变脸,我们投资者没有享受到它的高成长性,反而享受到了它的高风险性,对于这样的公司,我想对于投资者的法律救济,而且对于这些上市公司和保荐人的追问,绝对是应该必要的,而且对于创业板上市公司来说,最最重要的是应该它有退市机制,这样它的高成长性和高风险才能体现出来,振山。

姚振山:好的,谢谢叶檀对于启明星辰包括这一类现象的评价,稍候回来,我们俩一起来聊一下农行破发的情况。

公司调查

姚振山:欢迎回到正在直播的交易时间,在今年上市的新股中,有三家公司一上市就亏损,在我们的新股业绩变!变!变!系列节目中,我们已经对前两家变脸公司,国联水产和联信永益进行了调查和探讨,今天我们的新股业绩变!变!变!节目,将走进最后一家一上市就亏损的公司,这家公司号称中国信息安全的领军企业,然而它的上市,似乎并没有带来业绩的保障,它上市11个交易日就预告亏损,在三家半年报亏损的次新股中,也是亏损数额最大的企业,它就是启明星辰,被网友称作“次新股亏损王”。

启明星辰:安全生产难保业绩安全

解说:作为资本市场的新军,中国信息安全的领军企业,今年6月23号,启明星辰成功登陆资本市场,然而仅仅过了11个交易日,公司就公布了中报预亏公告,在8月25号,启明星辰公布的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净利润亏损1454万元,每股亏损0.2元,成为今年上市次新股亏损王,对于主营信息安全的启明星辰来说,业绩安全却难以保障,对于这样的情况投资者又如何看待呢?

投资者:从普通股民来看的话,除了对心理上是有点影响,这个公司可能再去买我没有信心了,再介入的话,我长期持有可能没有信心。

投资者:对我投资决策没什么影响,因为一般的,我做的最多的就是中线,不超过3个月,所以亏损,也许是一个最好的买点。

解说:面对这份亏损的中报,有投资者看到了风险,也有投资者看到了机会,那么,究竟是什么导致了公司的亏损?为了进一步了解原因,以及公司当前的经营状况,记者拨通了公司董秘潘重予的电话。

潘重予:喂,你好。

同期:喂,潘总你好。我是中央电视台记者,你好,您之前不是说今天没有时间做采访,我想问一下下周可不可以呢?

潘重予:你说什么?

同期:我想问您一下下周可不可以过来做采访?

潘重予:下周算了吧。

同期:怎么呢?确实我们不少投资者很想看一下公司的。

潘重予:我们谢绝采访,谢了。

同期:为什么呢?

潘重予:没有什么为什么。

解说:尽管启明星辰断然拒绝了我们的采访要求,但记者还是来到了公司总部,希望了解更多的情况。

记者:我现在是在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软件园启明星辰的公司总部,这家上市半月既告亏损的公司,以行业和客户的特殊性为由,拒绝了我们的采访。

解说:面对记者的镜头,公司高管避而不见,只是安排了一位工作人员简单回答了记者的提问,在交谈中,这位工作人员透露,今年以来,公司的客户数量有所增加。

记者:今年的客户或者项目有什么变化吗?

启明星辰员工:今年感觉上半年,你也看到了,应该是比同期要增加了。

记者:收入增加了,但是成本也增加?

启明星辰员工:成本就是散的单子会比以前多。

解说:从启明星辰半年报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02亿元,同比增长40.55%。

姚振山:好,我们看到董秘是拒绝接受采访,而且很不礼貌的挂断了电话,对于这家公司,我们只能从别的角度来解读,下面来连线在上海演播室的,财经频道评论员叶檀,你好叶檀。

叶檀:你好振山。

姚振山:我们刚才看到一家刚刚上市的企业,业绩迅速变脸后,第一,不愿意公开澄清,另外就是在记者要求采访的时候,还是很不礼貌的挂断了我们的电话,这种情况在上市公司里面,据你的了解多不多?

叶檀:像这样的上市公司有,但是绝对不是多数,我想它还没有习惯自己公众公司的身份,而且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媒体,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公众。所以,我们只能通过它的一些数据来分析,但是这样的分析我想对于这家公司来说,显然是不利的,我想他们做出了一个非常不明智的举措,振山。

姚振山:对这种上市就变脸的公司,对于启明星辰来讲,具体的情况你是不是也做了一些了解?

叶檀:是的,这是一家,启明星辰这家企业其实是做信息安全,IT方面的一家企业,从这家企业来说,它现在面临的问题,因为它自己强调是一个季节性的因素,也就是说它帐款的期限是到年底,到中报的时候,恐怕这个业绩不会太好看,但是我们来看,事实上这家公司是有一定的问题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说,它的客户比较集中,如果说客户出现问题,对于这家企业是有严重的影响的,第二个问题是像这家企业,它其实五成以上的收益来自于税收优惠,如果一旦它的税收优惠出了问题,这家企业也会受影响,它唯一的核心竞争力到底在哪,现在还是模糊不清的,振山。

姚振山:好的,这是对这家公司具体情况的解读,刚才你也提到一个问题,就是说这个启明星辰还没有习惯于把自己变成一个公众性的公司,来接受投资者的监督,包括媒体的监督和质疑,你觉得,对于一些已经上市的上市公司来说,应该用一个怎样的态度?

叶檀:对于这些上市公司来说,我想它要习惯于面对公众,第一它要摆正自己的位置,第二要摆正自己的心态,因为我们知道这些上市公司都是公众公司,它应该对公众负责,对投资者负责,这样它如果以一个比较良好的心态跟投资者去沟通,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类似于启明星辰这样的公司,事实上它第一,它认为比如说通过央视这样的频道,事实上是一个很好的沟通渠道,但是他并不认为有这个必要来跟公众沟通,这个恐怕是有非常大的后患的,第二如果他面对央视是这样的态度,我并不认为它对于别的沟通渠道会有一个非常良好的心态,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他并不认为跟公众沟通是一个必要的事情,所以,像这样的公司,未来它到底会不会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到底会不会对投资者负责?甚至我们都表示一定的怀疑,振山。

姚振山:你觉得他们是不是缺乏一种真诚?因为在募股的时候,或者说需要增发的时候,我发现他们是很愿意和媒体,包括和投资者沟通的,但是遇到公司发生了一些问题的时候,就拒绝沟通,这里面是不是缺少真诚?

叶檀:这个确实是如此的,因为我们知道,其实它在上市之前,它是把上市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业绩来看的,所以它必须要跟各方沟通来取得共识,来推动自己的上市,但是一旦成功之后,因为对它的约束,对这样公司约束很少,然后投资者对于它也基本上处于一个缺乏救济渠道,无能为力的境地,对于它来说,它当然可以借此摆出一个比较傲慢的身段。

姚振山:好的,谢谢叶檀的评论,我想通过上面的节目,我们对启明星辰这家公司有了初步的了解,稍候请您继续关注记者的调查,交易时间,与交易同步。

公司调查

姚振山:欢迎回到交易时间,继续我们的公司调查,启明星辰上市11天就亏损,面对记者的镜头,公司高管虽然在回避,然而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在中期业绩亏损背后,这家公司隐藏了过多依靠大客户,过于依靠政府税收返还,毛利率下降,以及应收帐款逐年增加的隐忧。

解说:启明星辰作为一家为客户提供系列信息安全产品,安全管理平台和专业安全服务的公司,但它的半年报却没能保证自己的业绩安全,同样也没有保障投资者的投资安全。根据启明星辰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净利润亏损1454万元,然而根据启明星辰上市公告书,公司2007年至2009年,分别实现净利润3904万元,4735万元和5187万元,对于中期亏损的原因,公司说,主要是因为公司经营的季节性因素影响。

谢学焘:我觉得它是一个行业的特性,到了第四季度它能够实现利润,所以不能以中报的好坏,来看它企业的运营情况,而应该去看它整个的业务量,以及它行业的特性结合起来看,当然同时也要看它的管理水平,市场拓展能力。

解说:公司对于亏损原因一再强调产品销售具有季节性,造成中期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客户多选择年底结算,而启明星辰的招股说明书也显示,2007至2009年间,政府部门,电信行业和金融行业的客户销售占比平均值分别为39.31%,14.31%,11.93%,共占到其他全部销售收入的65.55%,这种客户结构,也造成了启明星辰在2007-2009年中,连续出现中报亏损,而年报盈利的情况。

张涛:这个呢一方面还是跟它的客户群体有关系,大量的依靠像政府,包括部委这样的订单,2007年,2008它业绩增长还比较好,是因为奥运会的经济给了它比较明显的拉动,很多奥运安防的采购留到启明,绿盟公司,包括其他的公司,管理的公司,东软,大家都受到比较好的拉动,这个增长周期过去之后,新的增长点在哪里?这两年目前没有能够跟奥运期间相比的这样一些投资。

解说:高端客户面临饱和,启明星辰产品将更为平民化,而研发投入成本不断攀升,技术转化风险断增大,与之相对应的是,占公司收入近90%的安全产品和安全服务的毛利率近三年分别为,70.69%,69.15%,68.72%和54.47%,67.43%,63.33%,呈现出一定的下降趋势。

谢学焘:它的利润率水平是有所下降的,这一点也看得出来,就是随着它的市场竞争加剧,它的收入水平,并没有保持它原来的增长率,它的毛利率也并没有得到同期的保持,这反映着市场的竞争。

解说:市场竞争激烈,毛利率下降,公司销售收入增长率也在不断下降,公司三年来销售增长率分别为33%,15%和11%,与之相反,公司应收帐款额度却持续增加,公司半年报显示,2010年中期应收帐款余额总共为1.65亿元,较去年末的1.48亿元又有所增加,尽管公司主要客户资讯良好,但一旦客户信用发生重大变化,或者公司采取的收款措施不利,也有发生坏账的风险存在。8

谢学焘:由于我们注意到它的客户其实大多数都是来自电信,金融,或者是一些国企,我们觉得在这一块来说,尽管它的应收帐款长期保持了70%的幅度,但是由于这些企业的信誉,应该是非常好的,在这块来说,我觉得它应收款的风险是可控的,因为大多数都是大企业,所以大企业可能到年底的时候,付款的能力肯定是保值的,短期方面来说,可能应收款占比比较高,可能对公司的现金流会形成一定的影响。

解说:除了客户多集中在政府等大型机构,公司的盈利质量也值得怀疑,根据启明星辰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2007年到2009年,利润总额分别为4289万元,5222万元和5707万元,但是增值税退税,所得税优惠,政府补助等营业外收入,则分别达到1621万元,2921万元,3777万元,占到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8%,56%和66%,并且呈现逐年递增之势。而从公司2010年中报利润构成看,如果扣除营业外收入等补贴返还,公司营业收入亏损高达3661万元,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次新股中报亏损王,公司在利润构成和业务模式上的缺陷,已经让这颗启明星不再耀眼。

谢学焘:我觉得这家公司最大的风险可能是来自于政策性的风险,因为它整个的收益当中,占到五成以上,从过去看到现在看,占到五成以上的收益是来自于增值税的退税,包括所得税的优惠,那么2010年年底,国家对于软件行业,对于系统集成行业的增值税优惠或者所得税优惠,一旦做出调整的话,这种调整都会反映到这家公司的年报上来,如果咱们说国家不再扶持了,那么至少我们往回看的话,这个企业在过去三年内的业绩,至少要砍掉一半。

解说:2414.11万,这是启明星辰2009年年报增值税退税的数额,这一数值占到公司2009年净利润的42%,而国务院2000年6月24号发布的,关于印发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业内简称18号文,也将于今年年底到期,该文件规定,对于销售企业自行开发生产的软件产品,2010年前,按17%的法定税率征收增值税,对实际税负超过3%的部分即证即退,那么18号文到期之后的政策前景如何呢?

安晖:新18号文应该是能有望在今年年底前出台,从具体的政策措施上来看,一个它是有望延续原先18号文里面,所得税等方面减免的政策,第二个,针对这些年来软件产业发展的趋势,特别是软件服务化趋势,对于这种服务业务,应该会有就是说更加针对性的,这种优惠政策出台。

解说:安晖,是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软件所所长,他们每年参与起草的中国信息安全产品市场研究报告,已经成为业内参考的标准,对于这个产业的前景,专家们则是一致看好。

安晖:近几年来,受信息网络技术快速发展,还有互联网迅速普及这样一个推动,网络安全产业它的发展,就是说得到了一个巨大的推动,这几年来,这个产业都实现了较快的增长,一直是保持在16%到17%之间,到2009年,我们国家网络安全产业,它的产值达到了82.17亿,增长是,增速达到17%。

张涛:互联网我们预计,如果顺利的话可能四到五年就会进入比较,就是我讲的从第一阶段到第二阶段,大概会四到五年时间完成,这个阶段一完成,就会有非常多的需求,对于启明也好,东软也好,对于绿盟也好,这个里面的商机非常大。

解说:一面是我国网络安全产业前景看好,一面是启明星辰面临的种种质疑,投资者的选择并不轻松,公开资料显示,启明星辰预计2010年1-9月份,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上年同期增长幅度为-15-15%之间,上年同期净利润为-1915万元,公司同时预计,年度业绩增减变动幅度小于30%。

姚振山:好,看完记者的调查,我们对于启明星辰公司业绩的构成,以及这个行业的发展,也有一些新的了解,我们再和叶檀来连线,叶檀,从刚才这个专家的分析来看,这个公司的基本情况可能是更加的明朗,你觉得它还存在哪些潜在的风险?

叶檀:我想对于这家企业来说,未来最大的风险就是,过上一年半载之后,它现在的中期业绩不好,它可以说是季节性因素,如果说连续的业绩不好,我想这家企业就面临着两个问题,第一个是成长性的问题,也就是说,因为这个行业竞争非常厉害,它在同业里的竞争力到底怎么样,我想未来就可以水落石出了。从现在它的利润率逐步下降来看,恐怕是存在着一定的问题。第二个最大的问题是,事实上是一个政策风险和税收风险的问题,因为我们知道,像这样的高科技企业,它其实都享受非常大的税收优惠,它其实是可以直接计算在它的业绩里头的,如果一旦这个税收的优惠取消之后,我想它的真相也就暴露出来了,它的成长性不佳,或者它的业绩主要是靠税收优惠这一块就显露出来了,它整个未来的所谓的高科技,所谓的成长性,所谓的想象空间,也就是所有的这些都不存在了,振山。

姚振山:好的,我们最近这个报道的这几家公司,有这样几个特点,第一个国联水产是创业板亏损的第一股,联信永益是两任董事长先后被拘,中报亏损,而启明星辰现在是次新股中报的亏损王,这三家公司,它对亏损的原因都有一个解释,就是你刚才提到的,说是经营的季节性原因,这个解释非常的一致,让我想起来在09年公布上市公司08年业绩的时候,很多公司亏损说是因为08年发生了金融危机,再往前,很多公司发生亏损,都说是因为南方的雪灾,包括水灾,都是一致性的解释,这种情况你怎么看?

叶檀:其实振山,我听了这个借口觉得有一点可笑,因为你知道,很多的,它当然像有的公司确实是有季节性关系的,但是它跟相同类的公司相比,恐怕它的借口完全是站不住脚的,我们知道像国联水产,它如果是跟同类的公司相比,事实上它的毛利率是比较低的,因为它上市在创业板上市,我们总是希望它是一个高成长的,或者有高科技的企业,如果说它的对虾,它的病毒或者细菌肆虐,那么我们就很难想象,这家企业确实是高科技吗?如果是高科技,它对于这样的细菌,或者它应该有一定的处置能力,但是现在我们并没有看到,而是说它上市8天就亏损,它跟同类公司比也好,它的高科技也好,我们都会对此表示一定的怀疑,至于你说的另外一家公司,就更加可笑,因为我们知道像联信永益这样的公司,其实我们主要质疑它的,并不是说你的季节性因素的问题,而是你的两任董事长,你的高管到底怎么了?如果你的高管一上市就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我们怎么能够相信你的数据是真的?怎么能够知道相信你的应急是真的,实际上是对这个公司诚信的一个非常严重的质疑,但是它显然是王顾左右而言,他告诉我们说这是季节性的因素,难道高管的诚信也是季节性的因素?这显然是说不通的,振山。

姚振山:好的,叶檀,在我们讨论启明星辰的时候,我告诉你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农行在经过20几天的2.68元守发行价,守了20几天之后,现在已经破发,现在最新价格是2.62元,稍候对这个现象也请你发表一下评论。我们继续关于启明星辰的讨论,这三家公司,来看它的承销商,启明星辰的承销商是中德证券,联信永益是华龙证券,国联水产是平安证券,保荐人在这个问题上,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叶檀:确实是的,现在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保荐人在保荐上市的之后,就觉得是大功告成,然后把所有的难题一股脑的交给投资者,自己就赚了佣金或者赚了钱就开路走人了,我想这个是对于很大的问题,因为它有一个持续督导期,但是你在这个督导的期间,它如果出现业绩变脸,我想是应该承担连带责任的,但是非常可惜的是,到现在为止,我们新的政策,尤其是对于创业板这一块,它保荐人的责任是可以放松的,这样对于增强保荐人的责任或者说对于增强这些中介公司的责任都是不利的,事实上如果是会计师事务所出据了假帐,如果是律师事务所出局虚假的证明,都应该负起连带责任来,保荐人尤其如此,你拿了那么多的钱,你保荐了一个公司上市之后,结果上市几天业绩就变脸,难道这样的保荐公司不应该受到追问吗?不应该受到这个责任的惩处吗?我觉得这方面恐怕是今后应该加强的地方,振山。

姚振山:好的,叶檀,我想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也是听了你的介绍,就是怎么看待IPO重启之后,到现在沪深两市上市不到一年的时间,有很多企业业绩变脸的现象?

叶檀:确实是这样,不管是中小板也好,尤其是创业板这一块业绩变脸比较多,上市之后,现在预计有两成左右的公司开始业绩变脸,当然我们有一定的心里准备说,因为创业板的公司它是高成长性,风险也比较大,这个是有心里准备的,但是,有些公司的变脸程度,比如说我们刚才说的那些公司,已经超过我们的心里承受的极限,因为它上市就开始变脸,而且是毫不犹豫的变脸,从现在来看,更加可怕的一件事情就是说它上市,包装上市了之后业绩变脸,我们投资者没有享受到它的高成长性,反而享受到了它的高风险性,对于这样的公司,我想对于投资者的法律救济,而且对于这些上市公司和保荐人的追问,绝对是应该必要的,而且对于创业板上市公司来说,最最重要的是应该它有退市机制,这样它的高成长性和高风险才能体现出来,振山。

姚振山:好的,谢谢叶檀对于启明星辰包括这一类现象的评价。

稿件来源: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交易时间》栏目

微信seo外包

投放托管

如何在百度上取得好的排名